艾滋病疫苗重燃斗志
 
来源:环球科学   发布时间:2010/2/25   阅览次数: 1627
 

    漫长的艾滋病疫苗研究经历过无数次不成功的开局,临床试验也一次又一次遭遇挫败,使这个曾经令人充满希望的领域陷入了悲观失望的阴影之中。2009年秋天,随着泰国艾滋病疫苗ⅲ期临床试验的报道见诸报端,似曾相识的一幕再度出现:一开始媒体纷纷鼓吹疫苗具有保护性效果,使人深受鼓舞,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被失望取代,因为重新分析显示,这种保护或许可归因于偶然因素。不过这次失败并未浇灭艾滋病疫苗的全部希望,反而让一些研究者重燃斗志,让他们在与这种致命疾病的抗争中看到了一些新的线索。

    在泰国进行的临床试验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艾滋病疫苗测试,共耗资1.05亿美元,招募了超过16,000名受试者。该试验于2003年启动,2009年9月公布初步结果,表明这种疫苗(由两种已知疫苗药物alvac-hiv和aidsvax b/e按一定顺序接种而成)在统计学意义上具有轻微的保护作用。不过到了10月,包括多种统计分析结果的报告全文在法国巴黎一次学术会议上一经公布,立即引出了更大的质疑之声。确切地说,受到质疑最多的是这样一种说法——在试验进行期间,注射安慰剂的受试者中有74人感染hiv,注射疫苗的受试者中有51人感染,相比之下,疫苗感染风险降低了31.2%。然而,如果把试验一开始就已经查出感染hiv的7个人(2人在安慰剂组,5人在疫苗组)也包括进来,疫苗的有效性就下降到了26.4%。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市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免疫学家丹尼斯·伯顿(dennis burton)认为:“这一试验的前前后后还存在着大量不确定因素。”这项试验的受试者都是患病风险中等和偏低的人,比如恪守一夫一妻制的异性恋者,而不是静脉注射吸毒者这样的高风险人群。他还指出,“受试者人数较少”,因此就统计学而言,所谓的保护作用可能纯属巧合。

    然而许多研究者依旧确信,这项试验提供了许多可供琢磨的数据。“这项研究贡献了更多的证据,表明艾滋病疫苗有可能研制成功,”泰国临床研究报告的合作者、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的杰罗姆·金(jerome kim)说道。(报告全文详见《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09年10月刊。)他表示:“这只是我们前进的一小步,虽然不是一个全垒打,但它开启了通往未来研究的大门。”

    疫苗研究的支持者还指出,默克公司step临床试验的失败让研究者汲取到了宝贵的教训。那项疫苗测试于2007年终止,只进行到ⅱ期临床试验,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研究者又重新回到了起点。杰罗姆指出,那项试验揭示了如何才能阻止一些hiv毒株感染细胞,提供的数据还有助于解释泰国试验的结果。2009年11月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篇论文,对半途终止的step临床试验进行了重新分析。这篇论文警告说,用于向人体各处递送无活性hiv毒株的那种载体[腺病毒(adenovirus),曾在其他成功的疫苗开发中采用过],实际上会使免疫系统在受到感染时更加脆弱,因为它们会把易于感染的t细胞召集到黏膜(mucous membrane),而这正是性行为发生时最容易受到感染的组织。

    找到有效的hiv疫苗,已经成为了一项越来越迫切的任务。尽管新疗法层出不穷,艾滋病仍然是一个绝症。世界上每天大约有7,000人感染hiv,美国每年确诊的新发病例就有66,000例(我国2009年新发感染病例为48,000例)。保护人们不受hiv感染,不仅能够拯救数以百万计的生命,还能极大地降低艾滋病的治疗费用。美国波士顿贝丝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的拉斐尔·多林(raphael dolin)说,疫苗“才是控制这场可怕瘟疫真正唯一的最佳方法”。他还给2009年10月发表的那份泰国试验报告配写了一篇评论。

    疫苗的作用是预先刺激免疫系统,教它学会识别目标病原体(pathogen),一旦检测到真正的目标,即可迅速发起攻击。为了抵挡hiv,研究者先引入一种疫苗(alvac)来诱导t细胞应答,对免疫系统进行“战前动员”,然后再用另一种疫苗(aidsvax b/e)刺激一种抗体应答。在先前针对静脉注射吸毒者进行的ⅲ期临床试验中,aidsvax并未发挥作用。赛诺菲巴斯德公司制造的alvac此前从未进行过单独测试。

    联合使用这两种疫苗在疫苗研究领域引起了争议。伯顿联合其他21位研究者在2004年的《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对选择两种从未被单独验证为有效的疫苗进行ⅲ期临床试验的做法提出了批评。然而,泰国临床试验的合作方作出这一决定是有依据的,因为此前有研究表明,联合使用两种疫苗比单独使用一种疫苗更能有效地激活辅助性t细胞(helper t cell)。

    尽管伯顿先前有所怀疑,但他依旧被试验结果所鼓舞。他说:“我感觉比以往更加乐观了。”研究人员正着手进行大量新实验,以便将泰国临床试验中的一些发现推向临床实践。这项试验的受试者正在接受免疫应答水平的检测,特别是中和抗体含量及t细胞免疫水平的测量。还有一些自愿者将接受后续加强针的注射,以观察保护作用能否持续。在实验室中,研究者将尝试在猴子身上重现泰国临床试验的结果,用多次低剂量疫苗注射来验证一种新的动物模型。另一项最新研究已经证明,保护作用所需的抗体数量比此前认为的要低,或许会使研发疫苗变得更加容易。

    事实上,一些大有希望的全新候选疫苗正在进行动物试验,比如美国军方正在研发的亚型a、c和e(泰国临床试验中用到的亚型b)疫苗。包括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international aids vaccine initiative,简称iavi)、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瑞士非营利性欧洲疫苗计划(swiss nonprofit euro-vacc)在内的一些其他机构以及一些制药厂商,也在进行其他疫苗的研发工作。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流行病学家、iavi主席及创立者塞思·伯克利(seth berkley)表示:“艾滋病疫苗的科研仍在继续前进。”所有从事艾滋病疫苗研究的科学家都希望,这些努力能够尽快见到成效。

 
 
     
     
     
 
关于我们 | 客服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08 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学会 青艾工程/APEPCY-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
京ICP备07007980号办公室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甲5号凤凰城B-3503   
邮编:100028电话:86-10-84404273 传真:86-10-84404276邮箱:zhonghua_1994@163.com